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梅山守护神  

2017-06-30 12:3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山守护神

——张五郎传奇

传说纷纭张五郎,精通道法建坛场。

仙踪侠影归何处?倒立镇邪佑故乡。

西周时代,有一户张姓人家,在梅山过着刀耕火种打猎为生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育了四个儿子。丙子年的正月间,张五郎的妻子梦见一只黑熊入怀,不久又怀了胎。到了九月初九的辰时,张猎户的妻子发作了,突然,雷电交加,狂风大作,山中狼嗥虎啸。张猎户惶惶不安,祈求上天保佑母子平安,当到午时雨停风静,房中传出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张猎户的妻子产下了一个黑不溜秋的胖儿子,夫妻喜不自胜,梅山广阔无垠,荒山野岭正需要帮手,这是上天对张家的宠爱,张猎户商量妻子:“老婆这是第五个孩子,就起名为五郎吧。”“你是一家之主,就依你的,只是生这个孩子时比生前四个孩子不同,我发作的时候忽然狂风暴雨,只怕一生中波折多。我们要恭请苍天保佑五郎将来无灾无难。”

当张五郎长到十二岁那一年的有一天,全家在山中劳作时,张五郎的大哥不幸被大毒蛇伤了小腿,一会儿,小腿肿的如小水桶般大,人也晕死过去。正当一家人六神无主时,忽然,山中响起了悠扬的笛声,只见一个少年骑着一头大水牛吹着牧笛向他们走来,这个少年当看到张五郎的大哥的伤势后,停止了吹笛,从牛背上飘然而下,与张五郎一家人打招呼说道:“你们不要急,我有办法治好他。” 可是张五郎一家半信半疑,这样一个看牛的少年不可能有办法治好这么严重伤势。“呵呵,你们去筛碗水来,你们就相信我一回,我也不用你们回敬什么。”

一家人见少年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张五郎立即用碗到小溪中筛了一碗泉水来。牧牛少年接过水,只见他左手持碗,用右手在碗中划着符,口中念念有词,划完符后,牧牛少年从碗中吸了一口水喷向伤口,立即见伤口上冒青烟,一眨眼的功夫,伤口完好如初,腿也退了肿。张五郎的哥哥还站了起来走路如常。

张五郎见牧牛少年有如此法力,他跪倒在牧牛少年的跟前要拜师。牧牛少年说道:“你有决心学法是好事,能为当地造福,你要拜就拜我小师妹姬姬为师吧,因为她道法比我高超,你如果有诚意,你就在下一个月的五月初五午时焚香一炷,口念‘太上老君姬姬如律令’,到时候我就来接你。当我师父太上老君问你向谁学法时你就端起神坛上右边那碗法水喝下,你会心想事成的。”牧牛少年说完,骑上水牛,化成一朵彩云向东而去。

原来这个牧牛少年就是周朝周穆王(周穆王姓姬名满)手下的将军律令,当时周穆王西征路上与西王母相遇交谈甚欢,西王母指引律令与周穆王的妹妹姬姬同时跟太上老君修炼法术,如能修炼成功,可以在西征路上助一臂之力,不久律令与姬姬在太上老君门下得道成仙。

不知不觉到了五月初五,张五郎一早起来,沐浴了身子,午时燃了檀香,向天默默念了三遍:“太上老君姬姬如律令”。不一会儿,就香风阵阵,漫天瑞彩,张五郎就恍恍惚惚来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有成群结队的白鹤飞翔,三三两两的白鹿在漫步。不远处的小山岗上一个少年在向他招手:“我已经等候兄弟多时,请随我来。”律令领着张五郎来到一个瑞霭氤氲的洞府,看见一个穿着道士衣,白眉白发白须的老者正襟危坐在八卦炉前。张五郎纳头便拜道:“师父在上,请收我为弟子。”“你来自哪里?为何要拜我为师?”“来自梅山,我不忍父老乡亲遭受水旱瘟疫及毒蛇猛兽的侵害,曾经立下为民除害的誓愿,师父您道法精通,只有师父您能帮助我。”“有一份善良心是好事,可我门规森严,你受得了苦么?”“只要师父能教我仙法,就是雷打火烧,下十八层地狱我都愿意。”“好,有志气,现在我有弟子两人,一个是姬姬,她有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斩妖除魔、救人于水火之能;一个是刚刚带你来的律令,他有通天彻地、快如闪电之法。神坛上有法水两碗,看你喝谁的法水,就跟谁学艺。”“感谢师祖成全。”站在一旁的律令向张五郎打着手势,要他喝右边姬姬师妹的法水。张五郎顺从律令的意思喝了法水。从此,张五郎就在姬姬跟前学法三年。

日月如梭,三年期限将到,张五郎由一个十二年岁的少年长成了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姬姬不禁与他产生了情愫,暗定终身。可是,这师生恋犯了门规大忌,要是被太上老君发现,两人将会万劫不复。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准备期满三年后私奔到梅山的古木森山之中隐居。

有一天,太上老君把张五郎找来,对他说道:“你在我这里已经学法将近三年,你今天为我做一件事,就是把我门前的所有大树在七天之内砍了。”“弟子领师祖法旨。”当张五郎到门前一看,这一些古木每一棵都有十人牵手围一般大,一望无际将有千亩之广,就是七十天,也难砍完啊,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这时律令走到他跟前说道:“呵呵,五郎打什么寒战,这有何难,把手伸来,我教你一个撒土成兵之法。明天早上到山前只需如此如此。”律令拿着五郎的手掌划了符,还告诉了他一段咒语。第二日,天刚刚亮,张五郎来到山中,从地上挖了一把土,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土撒向天空,只见很多大汉手持利斧从天而降,每人走到一颗树下奋力地砍起来,不到半天,所有树木被砍翻了。当张五郎喜滋滋来到太上老君面前交差时,太上老君对他说道:“虽然你砍了树木,但还不行,你要在在三天之内,把所有树木烧成灰。”张五郎心中虽然不乐意,知道自己不行,是师祖为难自己的,但是不敢违抗师祖,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张五郎唉声叹气地回到姬姬那里,对她说了太上老君为难他的事,姬姬微微一笑而说到:“这一些天,我的右眼皮老是跳,掐指算了一下,是师父发现了我们的事,你做的好,你答应了他要你做的事,使我有时间想办法。我教你一个‘五雷火之法’,就是石头都可以溶为水。你明天只需到山中如此如此。”天刚到五更,张五郎来到山中,一边口念咒语,一边双手挥舞,不到三个时辰,那一些古木就被化成了灰。张五郎烧了古木,又到太上老君那里交差,不知道师祖又要吩咐什么为难的事来。“呵呵,五郎有出息,这么快就完成了,你明天把我这里的三升三斗粟米播撒到被烧了古木的土中,必须散播均匀,一天完成。”“谨领师祖法旨。”张五郎虽口中答应的爽快,但心中无底,面带愁容地坐到土中发呆,姬姬做好中饭送到张五郎跟前说道:“五郎哥吃饭。”“我怎么能吃的下饭,要在一天内,把三升三斗粟米播撒到被烧了古木的千亩土中,这是难上加难呦。”“呵呵,你只管放心吃饭,我早就料到师父会做这件事。你一边吃饭,一边看为妻的功夫。”姬姬把饭送到五郎手中后,从没有烧到的树上摘了一把树叶,在手中搓了一下,叫声变,只见很多少女手提竹篮在土中播撒粟米,不到半天,三升三斗粟米就播撒完了。

第二天,张五郎兴高采烈地又到太上老君那里交差,心想:树也砍了,种也播了,师祖应该不得为难我了吧。可是,事与愿违,真正的劫难才刚刚开始。“哈哈,五郎的功夫学的不错,你明天到土中把三斗三升粟米捡起来。你如果能捡起来,就免了你犯的门规罪。你如果不能捡起不起来,哼,有你好看的,我要把你化成齑粉。”

张五郎哭丧着脸回到姬姬面前说道:“师父,我们只有等死了,师祖要我把那一些粟米捡起来,这是鸡蛋里挑骨头。”“我早就知道太上老君不会放过我们夫妻,但是俗语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们只要不三心二意,一定能过得这一个坎。我已经剪了一些纸乌鸦,为了不使乌鸦吞了粟米,你把每只乌鸦的颈部系一根带子,再抛到空中。”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张五郎按照妻子姬姬的吩咐,当把纸乌鸦抛到空中时,只见不计其数的乌鸦铺天盖地而来,两个时辰就把所有的粟米捡起来了。(现在,每只乌鸦的颈部有一个白色的圈子,就是张五郎夫妻捡粟米时系带子留下来的。)张五郎提着粟米交到太上老君那里,过升过斗,就少了半碗。太上老君将要发雷霆之怒时,姬姬就朗声而道:“师父,就是天也不足西北,地也不满东南,东量西折是自然规律,这不能怪张五郎。”(现在,从东边买了物质到西边去量,总是不能丝丝入扣,就是这个缘故。)太上老君说不过姬姬,只好暂时作罢。

姬姬知道师父不会让她与张五郎成为夫妻的。姬姬带张五郎回到住处,她要张五郎明天回梅山,并为张五郎准备了一把雨伞,再三嘱咐张五郎在回家乡的路上,不管天下多大的雨都不要打开雨伞,要回到家乡梅山时再撑开伞,到那时我们夫妻才会功德圆满。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仙人也有天机失算的时候。当张五郎走到武冈州就被太上老君发现了,太上老君运起神功,顿时雷电交加,倾盆大雨,张五郎在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一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眼睛被雨淋得都睁不开,人也昏头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他忘了姬姬交代的话,匆忙从腋下取出伞遮挡暴雨,刚刚撑开,姬姬就赤身裸体滚了出来,张五郎立时听到了一声怨叹:“唉,五郎,你少了一点缘法,我们只好在此,成为夫妻,建坛场了。”张五郎连忙从身上脱了长衣包了姬姬回答道:“天意如此。我们就在此建道场,只要家乡有人来学法,我们就全心全意教。”张五郎夫妻就在此生儿育女,不久,安化的夏法显、谭法灵、周法明到武冈州张五郎夫妻门下学法,为家乡做了很多好事,这是后话。

叶落归根,游子思母,这是人之常情,张五郎在外学法也有了二十四载,到了三十六岁这一年,张五郎携妻带子回到了家乡。

自从张五郎夫妻回到家乡后,忙得不亦乐乎,今天到东家治蛇虫咬伤,明天给西家做道场打醮。有一天,张五郎在外面做完法事,由于急着到新化县为老百姓求雨,不能回家敬师,他就拿着牛角在天空中朝着家的方向吹,姬姬正在家里忙着刮树麻,准备搓麻绳作鞋子,她听见“呜呜”的牛角声,心中很烦躁,不由得一边把篮子中的麻丝搅了几下抛向空中,一边生气的说道:“哪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怎敢在老娘面前班门弄斧,今天有你好看的。”唉,该有张五郎又有一次劫难,张五郎被妻子一篮子打下了天空,一个倒筋斗滚到了姬姬的面前。姬姬拿开篮子一看,是丈夫张五郎被乱麻捆着,不能动,不能说话,已经昏迷不醒,姬姬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说道:“坏了,坏了,今天下重了手,会背一个谋杀亲夫的骂名。怎么办?怎么办?”她一边怨恨自己,一边为丈夫清理乱麻,如果用剪刀,可是钢铁是奈何不了捆仙绳的,她清理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悟出了一个办法,她把张五郎倒立,在他的左脚放一碗水,右脚放一炉点燃的檀香,创出一套咒语,

这才把张五郎解救出来。并且告诉丈夫,在为难之际,只要倒立,再念起这个咒语,就百无禁忌。咒语云:“志心皈命礼,奉请梅山张五郎,祖本二师降坛场。若问此身来何处,从头仔细说言章。丙子年间九月九,生下翻坛张五郎。一十二岁去学法,三十六岁转回乡。行在兜率宫前过,望见峨眉大天光。峨眉只有黄樟树,冬月暖来夏月凉。牛角三声动天地,吹得樟树叶翻黄。左手扯叶写名字,右手扯叶化旗枪。左脚头上顶碗水,右脚头上顶炉香。此处立起神仙府,翻坛打庙张五郎。若有邪魔来斗法,菜篮担水洒坛场。担得坛场洒三转,依旧收起还长江。吾今诚意来相请,惟愿五郎降坛场。太上老君姬姬如律令。”

张五郎姬姬夫妻羽化成仙后,把这个咒语就传在梅山,弟子们代代相传,梅山老百姓有疾病或者被蛇虫虎豹伤害后,他的弟子们就为父老乡亲施药或者画符赐水,在古梅山缺医少药的年代,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再说安化的地理特征是西高东低,山高林密,资江穿全境而过,流入资江的支流也多,有 “上峒梅山上山打猎,中峒梅山肩棚看鸭,下峒梅山打鱼摸虾”的生活风俗,不管是打猎人还是看鸭客、打渔佬都熟悉此咒语,千人请千人应,万人请万人灵,能消灾免祸。因此,在安化很多人家中的神龛上总是能见到供奉张五郎倒立的塑像,张五郎成为了我们梅山地区的守护神。..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