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华山论道  

2012-07-17 19:0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山论道

 

松阳道人与彭城野鹤相识于太阳文艺社,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不禁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彭城野鹤为兄,松阳道人为弟,相约游遍三山五岳,有一日,来到西岳华山,观赏了华山奇险的美妙,坐于山顶感叹金庸先生笔墨是何等的厉害,感叹南帝北丐、东邪西毒的武功侠义。感叹之余,两人情不自禁地谈诗论道起来。

松阳道人说:“大哥作诗有概念化和程式化倾向,可能你作诗的时候是先入为主的预设了一些东西,然后力求面面俱到的敷衍,这样已入魔障。”彭城野鹤微笑着回应说:“ 确实是这样,老弟说到我心里去了,就是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我总是想突破,可是没有找到路啊。因此,诗作出来了总是觉得缺一些什么,感到非常烦恼。”两人望着从天边升起的红日谈性更浓。松阳道人继续说道:“就拿你喜欢的咏物诗来说,前人写得太多了,是难作好,翻空出奇很难。”彭城野鹤说道:“就是啊,我作咏物诗,喜欢把性格放进去了,想表达一种自己的想法。可能就是这样,放不开思路,还有可能我书读的少的缘故。”

“ 不要先存有把自已的性格先放进去的想法,这样束缚了自已的文思。如孔子写松: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我反用过这句:大材自可充梁栋,何用虚名颂后凋。这就是翻新,诗要避俗,先须避熟。”

“这大概你说的出奇制胜吧!”

“是的。”

“这诗要避俗,先须避熟。你说的好。”

“诗法如兵法,以正合,以奇胜。”

“不就是守其法而不要拘泥其法是吗?”

“可以这样说。”

“可是怎么才能达到啊,烦恼就是烦恼在这里。”

“ 换个角度讲,虚实。举个例:人语夜堂深。‘人’与‘堂’是眼前之物,就是实。但能使人想起深夜几个人聊天的情景,愈发见得夜晚的深远与寂静,这就是虚。但作者并没有如何用力去写夜晚的寂静,这是我们都经历过的情景。”

“ 这不正是画河边和尚担水,不要画庙,别人就知道有庙宇是吗?”

“是的。”

“就是不要直白是吗?”

“ 神龙见尾不见首。”

“ 哈哈,那是作诗的最高境界哟。”

“ 当然,这种境界当世没有几个能能达到。”

“是啊,除非要有老弟这样的奇才悟性。”

“我翻遍了自己的诗,没有一句达到的。”

“确实,是要经常看看自己每一个阶段写的东西。”

“我曾经写过一首《白鹿寺》颈联有这么一点味:物外身常适,心中道未殊。偶然堕尘网,非为取雄图。秋水淡将逝,夕阳闲到无。便思乘鹤去,山月导前驱。” 

“佛家是空灵境界呀,我是红尘中人,难写这样的好诗啊!你有了一点道气。我觉得学一些佛道的东西有好处。”

“我很喜欢严羽、王渔洋那一派的诗学,以禅论诗。”

“ 我说你是诗神可不是乱说的哟,其实我也喜欢佛道。”

“ 我认识到了该如何作诗,但怎么也达不到那个境界。”

“只是我悟性太差,你开始入门于禅诗的境界了。”

“ 当代的诗词作品尽量好看,中华诗词的水平也一年不比一年。”

“你能看到凡间的东西怎么样了说明你进步了。”

“ 你有没有自己觉得满意点的作品。”

“我虽然喜欢禅诗,但是难达到禅诗的境界,因为我的心还很世俗,我没有一首自己满意的诗,但是我觉得作好诗,心一定要空灵,才能产生灵感。 但是我希望能作出自己喜欢的诗。”

“诗学多样化,也有多种标准,不能一概以禅诗论。”

“好吧,我作《咏梅》一首,讨论讨论。”

彭城野鹤盘腿坐在峰顶,随即仰天吟道:

“傲骨天生斗雪霜,历经磨难更芬芳。

岁寒三友惟君俏,怒放枝头正气扬。”

松阳道人也跟着盘腿坐下,沉思了一下道:“我步原韵和兄长一首吧:

漠漠寒林万点霜,天然风韵掩群芳。

幽心独抱不争俏,一任诗人发兴长。”

“哈哈,老弟好才气。”

“哈哈,可是我对这两首诗有一些意见:两首诗都差在立意不新,兄诗重在写梅花的抗争精神,我的重在写梅花尽管冠绝群芳,有许多人赞美,但宁肯独独幽心不迎合世俗,也就是孤芳自赏。这些前人都说尽了。就起承转合而言,我的略胜一筹。兄应紧紧围绕一个‘俏’字作文章。做诗最忌平直,绝句因其短小,在语意上要有转折或递进。兄诗的好处在于拿松竹作衬,以一个‘俏’字显出梅与松竹不同的地方,故第三句是一递进。我诗首两句写梅在恶劣环境下开放,仍然压倒群芳,第三句是一转折,意思是梅尽管俏,但并为争俏而俏,任凭观赏者如何歌颂,梅都只保持本性。绝句这种小诗不宜过多议论,宋人比不上唐人的地方就在这里。议论多必损形象,使人觉得是一个赏梅者对读者转述梅花如何如何,这就是王国维所谓‘隔’与‘不隔’之法,应将赏梅者或作者隐去,让梅花自已现身说话。”

“老弟分析精辟。”

不知不觉,天色将晚,两人只得留宿于华山,来日再论。从此,华山顶上不仅留下了华山论剑的传奇故事,而且留下了华山谈诗论道的一段佳话。

 

 

 

 

 

 

 

 

 

 

 

 

 

 

咏物诗五首

咏   梅

傲骨天生斗雪霜,历经磨难更芬芳。

岁寒三友惟君俏,怒放枝头正气扬。

吟    兰

欣然脱俗住深山,苦炼清修历几番。

素雅端庄君最爱,馨香品德满凡间。

咏    菊

斗霜经雨过重阳,独爱寒秋着浅黄。

百态千姿除媚俗,超然浩气傲穹苍。

咏   竹

枝条楚楚舞东风,亮节虚心窍窍通。

一旦成材英气勃,不忘原是出乡中。

咏   松

长青四季越千年,修炼南山成一仙。

风雪迫临腰挺直,满怀壮志耸云天。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5)
松阳道人与彭城野鹤相识于太阳文艺社,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不禁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彭城野鹤为兄,松阳道人为弟,相约游遍三山五岳,有一日,来"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松阳"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 不要先存有把自已的性格先放进去的"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是"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可是" /> 15tyopqweir∞rr显

“ 换个角度讲,虚实。举个例:人语夜堂深。‘人’与‘堂’是眼前之物,就是实。但能使人想起深夜几个人聊v class="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就是不要直白是吗?”

"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n" /> 15tyopqweir∞rr显 “是啊,除非要有老弟这" /> 15tyopqweir∞rr显 “我翻遍了自己的诗,没有一句"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我曾经写过一首《白鹿寺》颈联有这么一点味:物外身常适,心中道未殊。偶然堕尘网,非为取雄图。秋水淡将逝,夕阳闲到无。便藇 class="以皆碌记扒!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老弟分析" /> 15tyopqweir∞rr显 “ 我认识到了该如何作诗," /> 15tyopqweir∞rr显 “只是我悟性太差,你开始入门于禅诗的" /> 15tyopqweir∞rr显 “ 当代的诗词作品"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我虽然喜欢禅诗,但是难达到禅诗的境界,因为我的心还很世俗,我没有一首自己满意的诗,但是我觉得作好诗,心一定要空灵,才能产生灵感。 但是我希望能作出自己喜欢的诗。”

“诗学多样化,也有多种标准,不能一概以禅诗论。”

“好吧,我作《咏梅》一首,讨论讨论。”

彭城野鹤盘腿坐在峰顶,随即仰天吟道:

“傲骨天生斗雪霜,历经磨难更芬芳。

岁寒三友惟君俏,怒放枝头正气扬。”

松阳道人也跟着盘腿坐下,沉思了一下道:“我步原韵和兄长一首吧: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幽心独抱不争俏,一任诗人发兴长。”

“哈哈,老弟好才气。”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src="ayer fc06"> "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src="ayer fc06"> "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

"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老弟分析" /> 15tyopqweir∞rr显 “ 我认识到了该如何作诗"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 />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15tyopqweir∞rr显 " />寒萭 sr

 
pnt fc03" id="$_blog_subscribe"> t="_blc phideog.163.blogv> eitm weixin f-bkicons"> v> Sre Re-jscyle"p> -0 ">显示下一og.163.blog"> t/newpa ang -jscyle="发布" id="rb人 < 20 < 20 blog.163.” ” f-myLikeI&nbs re pntbtn .blog.pan clasc phC win cl詀ssc phide"> <. . . .e ztag"> snl163.com/bloglog-end">
/g.163.com/r?sird_m16"> blog/s/b.bst. -2">评论/g.163.com/r?s/microblotatusNode">idth="240" heiBottomD"275" marginheight="href="#"eborog.163. og.16="shareitm qrDENT: /g.163.com/r?s clas
. blog/s/b. og.16="shaeitm weixin f-bkico;visibighty:617782; ptcmt0; 评论誥uayes="orog.163 /g.163.com/r?s clas
. og.16= og.16="shaeitm weixin f-bkico;visibighty:617782; ptcmt0; 评论説o ea auayesid="bog.163.=h4p> /g.163.com/r?s clas
t/newpa0" ahref="#"="TEXT-INDog.16= og.16="shat/newpa 6"> _; 薳itm we_zoom:1 <. og.16orog.16="shareitm q来蝝1770" -2eitm weixin f-bkico="orog.163 /b.yangwenyiadylelbast=taiyangwenyi">
c-0-m1770" e=%E5%8D%9A%Eog.163./b.bst. ha拉蚢p> t/newpaf> ha拉蚢p>ptcp"> og.163./b.n> ame> frameborder="0" sc class="ptc phian>
Div" ; r:# t鎥Image: 2 r:#d7854e;pad"> _
订阅00&s.p={ m:2,窒淼轿⑿" cblogb:2,窒淼轿⑿" cblog>

用微信&n',窒淼轿⑿" cblog < ',窒淼轿⑿" cblog

 
 
,窒淼轿⑿" cblog :' <',窒淼轿⑿" cblogf :'unF ,窒淼轿⑿" cblogremindgoodn <:false,窒淼轿⑿" cblogisBlackVisitor:false,窒淼轿⑿" cblogisSre YodaiAd:false,窒淼轿⑿" cbloghyanI />o:'笔名eight 。曾出版《ttp:魂》、《二都传怯幸桓现任湖南尸历词协会会员、益阳市 no倚峄嵩薄不豦igh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ttp://taiy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eighDEN缋憩老嫜蚪翘琳="T樽槌ぃ⒉呋椭鞅唷秚tp:文艺》、《ttp:山寺寺志幸桓\n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 no页莆椅跋缦汀,不要直并也敢当,我!

<>16">${x.visitorN0&w}/ s窒淼blog{if x.visitorN0&w==visitor.userN0&w}窒淼轿⑿是出蟖ltdiv{x.visitorNick70&w|escape}" 衧ervices/wap <4html?朋友personal 衧ervices/m;" <4html?朋友personal 判碿03" id="$_20 ${x.visitorN0&w}/ s窒淼blogog淼${fn(x.visitorNick70&w,8)|escape}窒淼轿⑿淼16">${a.userN0&w}/ s<浅鱿t/newpa0" anbsp; la ${a.userN0&w}/ s${fn(a.nick70&w,8)|escape}o|escape}{if g eat260}${su itle}{cla}. og.16. og. ;16">16"> fce f4 s窒淼blog淼${x.re-jscyleerN0&w}/ s窒淼blog淼<浅鱿altdiv{x.re-jscyleerNick70&w|escape}" ${x.re-jscyleerN0&w}/ s窒淼blogog淼淼${fn(x.re-jscyleerNick70&w,6)|escape}窒淼轿⑿淼淼0}窒淼

${y.re-jscyleB 16">c phpt/newpa < cl詀记录"境絚 phide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