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怪才不怪  

2011-06-04 22:2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怪 才”不 怪

李春燕

芬芳泥土育人才,       傲骨柔肠壮志怀。

笔墨勤耕情义重,       杏林祥瑞紫云开。

 

“乡里怪才”其实不怪,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和“乡里怪才”认识纯属于意外,属于那种擦肩而过以后不经意地回头一瞥,礼貌性地微笑着不得不打声招呼的那种。我们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领域的人,很陌生,走近他,完全是因为他的名字,土的掉渣却还有一点回味。

我对文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即使我非常喜欢文字。我甚至于欣赏一个人的文章或者诗词的时候从来都不看一眼作者是谁,纯粹是对文字的欣赏。在我的印象里,文人似乎总是和“文字流氓”或者是“百无一用”连在一起的,我在潜意识里对他们有着一种固态的成见,对“怪才”依然。

当时我与他聊天似乎并不是很融洽,但我还是挺感动于怪才的随和。我很少找聊友,恰好这几天心情很糟,憋得慌,怪才也就成了我最好的消遣对象。和许多人一样,他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和背景,我在这边暗自窃笑,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见得太多了,很多人文人都有这样的毛病,总是喜欢先辉煌一下自己。也许是炫耀也许是试探,我窃笑他也没能例外。没事的时候找他聊两句,不咸不淡,不近不远,不温不火。也就是在这种淡淡的交谈中,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成见慢慢消退,那种敌意也随之消散。他话很少,并不健谈,随着聊天次数的增多,他的话越来越少,但是越来越感觉实诚。先前的骄傲和轻薄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时“呵呵”的憨笑。

于是,他让我有了一点好奇,于是,我打算走近他的文字,走进了他的博客。

作品很多,有诗歌、散文、小说、随想……。我随便打开一篇他的文章,很容易读,也很容易理解,我以最快的速度浏览着他的文字,心不自觉地温暖了起来,文字很普通,文章也没有什么锦词华句,不用深入地沉思回想,一溜读下去,很通俗易懂。当他问我对他的文章印象如何的时候,我笑着说:“你的文章很土,土的掉渣,但是读着很舒服。”的确,他的文字就像那乡间雨后的泥土,带给人的是那种淳朴,那种清新,那种很自然的清爽,没有任何渲染过的迷惑,但是会被内在原始的美所吸引。文章、诗词也没有什么让人荡气回肠的起伏,云蒸霞蔚的神往,淡淡的,土土的,还有一点憨憨的感觉。读着,不会激动,但是会令你不由自主地会心一笑,有种暖暖的感觉, 在他的博文中,有很多人留言,但大多都是约稿的,赞美的,当然还有吹捧的,崇拜的。我不屑于此,我要寻找我所想要的东西,应该是要找的那份真实,那份“怪异”,也就是他网名的答案。终于在一篇题目是《太阳山下太阳魂》的文章中多少了解了他,看上去的确可以用“不同凡响”四个字来形容。然而,在我印象中的怪才不完全是这个样子的,完全是另一副样子。

“怪才”个子不高,瘦瘦的,应该属于标准的“江南(男)”,当然免不了有些清傲,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跋扈。然而,最让我吃惊的是清傲和跋扈之下的那种腼腆和憨厚,我想一览“佳人的天姿国色”,结果他却不敢接受视频邀请。面对着他留着平头的头顶,我哑然失笑。面对着我,我想大概他很紧张,错别字很多,这是作为一个文人最忌讳的事情。我不再笑了,为他的那种傻傻的羞涩,难得的羞涩。接下来更加验证了他的腼腆,第一次打电话,居然拨通了又挂掉了,当我打过去,我明显听出声音中那一丝的颤音。我尽力平和着语气,我不敢再有丝毫的戏弄和嘲笑,我尊重一切纯洁而又原始的东西,更尊重人性中最单纯的那种“傻气”。我仍然笑着对他说:“你呀,很土,还有一点傻,土的掉渣,犹如你的文章……!”“呵呵……”这是他的回复。

在这个物欲横流,人性黯淡的社会,人们都迷失了自己,甚至“扼杀”了自己,仿佛每一个人都在蒙着脸过日子,人性中那种本源,那种自然,都被曲意的奉承,虚伪的笑容蒙蔽了。每个人都在各自的世界里演绎着自己都不认识的角色,本性淡去了,纯朴已经被解释为“土老帽”,正直被扭曲成了“傻瓜”的代称。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人性中的善良似乎已经是遗忘在垃圾堆里的那块蒙羞的“钻石”。如怪才这样有些背景的人,还能够保持山里人特有的那些“土味”,真的很少很少了。因此,我坐直了身体,我的笑容不再是不屑一顾,我的问候不再是逢场礼貌,我尊重他那份真诚,尊重他那份憨直,尊重他那份“泥土的味道”。我喜欢那句:“我是农民!”我喜欢那句:“呵呵……好的!”怪才其实一点都不怪,我不知道那个叫他这个绰号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让我给他起名字,就叫“乡里那棵柴”,一棵柴,能有多少的光能就有多少的亮,他就会尽之全部的热情,尽之一生的能量。

“怪才”何怪?不过就是一个热血青年,有投身事业的激情,也有对现实的感叹,有扬眉笑对红尘事的气概,也有月光下凝眉湿睫的儿女情长,然而这一切都很正常,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凡人,乡里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