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儒侠传奇》第四回 仙山学艺  

2011-11-17 17:1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侠传奇》第四回   仙山学艺

                                                                                         乡里怪才

                                                                 神秘庙堂有妙法,奇才童子学功夫。

  上回说到夏山昏迷不醒,这可急坏了夏德衡王翠英夫妻,哭哭啼啼地叫着:“山儿、山儿-------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答应我们呀!”哭声惊动了团田湾里的男女老少,有个白发翁妈出主意说:“夏山可能撞了煞,去请夏家坛的夏司公送煞神,就能好起来。”有个中年男子说:“夏家坛不如毛家坛法力高超,毛家坛是江西省龙虎山张天师的嫡传弟子,能上达天庭,下通地府,腾云驾雾,斩精除怪是高手。”相邻们七嘴八舌,商量来商量去,还是决定请毛家坛的毛神仙送煞神。不一会,有快退之称的年轻后生——瞿水牯从裕丰请来了毛神仙,夏德衡、夏德模兄弟准备了鸡公、檀香、白米。毛神仙祭起了祖传的龙骨令牌,口中念念有词地做起法事来,鼓响三通,锣鸣三下,请动历代仙师,烧了符咒,还给夏山的前额上画了了朱砂符讳。可是夏山依旧双眼不睁开,昏睡如故。毛神仙无可奈何地对夏德衡道:“我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做的法,煞神是应该送走了的,夏山还是昏睡,恐怕是有病在身,夏德衡老兄你去请个郎中给他看看吧。”

一家人送走毛神仙,都六神无主,请了二都乡诊内科外科的,坐轿骑马的各种名医看了,道不出一个所以然,都说另请高师。一家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夏默安先生正好在外访友未归,只有先生的夫人李茹慧在家,婶娘见侄儿如此也心痛地流泪不止,她出主意说:“德衡老弟,你不要有病急乱投医了,你去一都乡的精明山,请刘家的刘道兴郎中来看看,听说他是太阳山嚣嚣和尚的嫡传弟子,能诊疑难杂症,也许他能药到病除,救山儿一病。”

夏德衡听了嫂嫂的话,连忙请了轿夫,亲自来到精明山时,天还没有亮,叫开了刘郎中的门恭敬地说道:“刘先生,我家犬子突然昏迷,几日滴水未进,请先生的大驾,去救救犬子。”刘道兴打了一个呵欠,微笑着问道:“你是哪一个乡的啊?进屋坐坐吧!”夏德衡一行人把轿放在禾场中,走进屋中回答说:“我是二都团田湾的。”“你认识夏默庵先生吗?”“正是家兄,正访友未归。您认识他吗?”“默庵先生学问高深,如雷贯耳,仰慕已久。听说他有个有胆有识的侄子叫夏山是吗?”“正是我儿子。”“那赶紧走吧,去看看夏山侄子到底是何病?”

一都乡精明山到二都乡的团田湾只有五十余里路程,半天时间就到了,刘道兴下了轿,走进屋稍待片刻,喝了王翠英筛来的茶,然后进房给夏山号起脉来,把脉约有喝一盏茶久的功夫,觉察脉滑无力,望了脸部颜色萎黄,按了胸部,翻看了眼睛,然后从随身携带的药包中,拿出一粒乌色的带有馨香的药丸,叫夏山的母亲筛来一碗白开水,把药丸放入水中化开后,刘道兴再亲自用筷子柔和地撬开夏山的牙齿,把药缓缓地喂了下去。约有半柱香久的时间,夏山悠悠地睁开了眼睛,忽然,哗啦一下吐了半升痰水后,大叫肚子饿。刘道兴说道:“只能熬一些清粥给他喝,夏山是由于外感风邪,脾胃虚,引动痰邪蒙蔽了心窍,致使神志不清。这一次我救醒了他,如果不调理脾胃,不加强身体锻炼,恐怕此病会再次复发。”夏德衡夫妻急不可待地问道:“先生,那怎么办呀?”“最好能学一些武功,能舒筋活络,增强体质。”“到哪里去学为好啊?”“哈哈,‘守着灵山就是佛’哟,你们对面的太阳山上有我祖师爷——嚣嚣和尚曾经独创的一套‘白鹤形意拳,’从华佗的‘五禽戏’发展而来,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至今寺里的和尚都会。我与寺中的方丈——果缘禅师是至交,我给你写一封信,他就会收夏山为俗家弟子。正好文昌阁与太阳山只相隔六七里路,白天去读书,晚上去寺里学武,一举两得,既养好了身体,又读好了书。”“感谢刘先生治好了我儿子,感谢刘先生还为他指了一条光明之路,全家对您没齿难忘。”夏德衡夫妻一边千恩万谢地说道,一边从家里七块银洋给刘道兴做诊费。还整了一桌酒席,请来德高望重的乡亲做陪。吃完饭,请轿夫送刘道兴回精明山。

各位看官,太阳山为何成了名山,为何就有一位嚣嚣和尚在此设帐传经,悬壶济世,兴武传拳呢?确实说来话长,可是不得不在此交代一番。

自从瞿、王、杨、卢、李、夏六姓人从江西省的太和圳上迁来二都乡以后,就在善水河畔的太阳山上建有“万睹庵”一座,供奉西方三圣、观音菩萨以保佑四方平安、风调雨顺。可是天下自古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明末清初,天下大乱,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后不久,又反清复明,清康熙十二年,吴三桂举兵进攻湖南的岳阳,准备扎兵营于鸡笼山,有个姓马的幕僚向吴三桂谏言:“吴帅,此地不宜居兵。”吴三桂脸露愠色地问道:“为何不可?”“因为此地叫鸡笼山,蜈蚣与鸡公是相克之物,此山与吴帅本命相冲。再说鸡笼山易攻难守。”“你不要多言,扰乱军心,否则按军法论处。”马军师见吴三桂不听良言相劝,决定天黑的时候远走他乡。果不其然,半夜时分,清兵攻山,吴三桂兵败瓦解,于清康熙十七年,吴三桂死于衡阳。从此,马军师避难流浪于湘潭、溆浦、大庸一带,不久辗转至安化县二都乡的太阳山万睹寺,削发为僧,化名嚣嚣和尚,自称玉山老秃。太阳山下的老百姓对这个隐居于此的神秘人物传说纷纷,莫衷一是,有的说他是兵败九宫山的李自成,有的猜他是明朝朱氏的后裔。

嚣嚣和尚主持万睹庵后不久的有一天,安化县一都乡精明山的刘继煌郎中,从桃江县的马迹塘出诊回归,准备经过太阳山的万睹庵进香一柱,以保平安。刚到寺前,感觉与去年途经此地时的气象大不相同,寺已经被整修一新,红墙青瓦,宝鼎里香烟袅袅,佛像是金碧辉煌,一尘不染,佛堂的东西两壁挂满了对联,其中一幅吸引了他,情不自禁地念了起来:“西竺渊源空了了; 南无真谛了空空。好联,只有得道高僧才可以写出如此妙联,禅意绵绵。”

寺中闻声走出一位胡须飘飘,披着红袈裟,身高九尺的和尚,微笑着而说:“善哉,善哉!谢施主夸奖,请坐,请坐。”“老禅师佛法高深,佩服,佩服。我从桃江出诊回一都乡,天色已晚,想到贵寺借宿一晚。”“好说,好说。”刘继煌与嚣嚣和尚在攀谈中情投意洽,互相通了姓名。

晚饭过后,嚣嚣和尚与徒弟们做完晚课,邀刘继煌到方丈室长谈,刘继煌走人禅房里,只见禅床上杏花被叠放整齐,熏香炉里檀香阵阵。禅床左边的书架上依次摆放着天文、地理、命理、医理、佛经等典籍。窗前的书桌上摆放着碧玉麒麟、碧玉狮子、白玉像,刘继煌不禁暗暗称奇,这个和尚不是平凡人,在出家前不是王侯就是将相,肯定是个大富大贵的人落难到此,我得好好与他交谈。嚣嚣禅师见刘继煌面露惊奇之色,仍然装着不知,有意试试他的医术根底。宾主谦让一番坐定后,嚣嚣和尚向刘继煌说道:“施主,我有一顽固之疾病,多年诊治难愈,请你治治。”“今天感谢禅师热情相待,我尽力而为的给您诊治吧。”刘继煌说完就走到嚣嚣和尚左边坐下,拿着左手号起脉来。他不急不慢地为嚣嚣和尚看了半个时辰后,直言不讳地说道:“禅师你对已经过去了的事仍旧念念不忘,心中郁闷,久思伤脾,久郁伤肝,大便秘结,寝食难安。希望大师一边服药,一边物我两忘,病体就会安康。我现在为您处一方吧。”“那有劳刘先生。”刘继煌知道嚣嚣和尚精通医学,有意考验他,因此,用尽了平生所学,运神思考了一下,以“逍遥散”合“润肠丸”加减组成一方:当归三钱、柴胡两钱、茯神四钱、甘草一钱、胡麻仁两钱、陈皮三钱、白山楂一两、厚朴两钱。嚣嚣和尚不禁面露微笑地接过处方道:“刘先生看病仔细,处方也严谨,其实我对岐黄之道,略知一二。”两人有了相同的话题,更是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到了半夜时分,嚣嚣和尚对他说道:“刘先生,你先睡,我要去活动活动筋骨才能入睡。”“反正我也睡不着,陪陪你吧。”“那你随我去吧。”两人一边说,一边来到佛堂左前方的练武场上,只见石杠铃、石锁、刀枪剑戟一应俱全。嚣嚣和尚脱了袈裟,气沉丹田,打起拳来,只见他如猛虎出山,时而如白鹤冲天,转瞬似蛟龙闹海,打完拳,脸不改色心不跳,还接着耍了一套“白鹤追风剑法”,只见剑影不见人,如一团白光在场中翻滚,与当空的皓月相映,煞是好看。腾腾剑气还把旁边树上的叶子打得飒飒地响,夜宿的鸟儿也惊得“啪啪”而起。刘继煌看得如痴如醉,十分惊讶,决定拜嚣嚣和尚为师,学武功和医学。

第二日,旭日东升,刘继煌等嚣嚣和尚带领徒弟们做过早课后,步入禅堂,双膝跪在嚣嚣和尚跟前求道:“大师在上,我刘继煌医学浅薄,想拜您为师,再学岐黄之道。”嚣嚣和尚看到刘继煌诚心诚意,是个可造之才,也想把医学传之于他,造福当地百姓,因此,当即允若,春风满脸地扶起刘继煌,并叮嘱他:“你今日回家,建吊脚楼一座,在我传授你的那段时间里,我头不顶清朝的天,脚不踩清朝的地。造好楼后,再来接为师。”

一个月后,吊脚楼竣工,刘继煌用轿迎接嚣嚣和尚,嚣嚣和尚来到吊脚楼前下了轿,围着楼绕了一圈,满心喜悦,然后一个“白鹤亮翅”,飞到了楼里,楼中央摆着一套八仙桌椅,桌上是文房四宝,他兴致勃勃地提笔题寺两首:

                                      其一
                        偏留久欲向人传,历尽其间转默然。
                        似汝有恒参造化,命予方得受神仙。
                        旷怀选抱征千里,时雨春风润一天。
                        正是清朝人物福,相逢处处饮甘泉。

                                        其二
                        紫气晚看春露下,清香时有玉泉流。
                        个中末许人多识,料得沾濡遍地游。

随即又向刘继煌道喜说:“你有造化,孺子可教也!”

在嚣嚣和尚传授医术期间,刘继煌夫妻对师父殷勤厚待,无微不至,不禁感动嚣嚣和尚,竟然将《佛点头脉诀》一册和亲自撰写的《伤寒十八页》《一串珠》医学秘籍传授并交付于刘继煌,以资济人济世。

一年后,嚣嚣和尚传徒已毕,再回到了太阳山万睹庵,把自创的“白鹤形意拳”传给寺中和尚。在101岁圆寂的时候,又把地理秘籍《明镜政经》和用自己鲜血抄写的《金刚经》《华严经》各一册,一尊玉麒麟,一尊玉狮子,一尊白玉象,留给太阳山,作为每代方丈传承之信物。从此,太阳山香烟鼎盛,游人如织,便成了仙山佛地。

话说夏山在父母的照顾下,身体恢复了很多,七日后在父母的陪同下拿着刘道兴的推荐信,来到太阳山万睹庵,拜访果缘和尚。夏德衡夫妻领着夏山拜了佛,敬了香后,然后来到方丈室,向果缘和尚说明了来意,交了推荐信。果缘老和尚见夏山虎头虎脑,机灵活泼,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好材料,又有至交好友刘道兴的的推荐,满口答应收夏山为徒弟,夏德衡夫妻欣喜万分,立即叫夏山拜了师父。从此,夏山白天到太阳山下的文昌庙读书,放学后回到太阳山跟果缘和尚练习“白鹤形意拳”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夏山经过师父三年的耐心教导,勤学苦练成了铜皮铁骨,能飞檐走壁,一套“白鹤形意拳”能打得出神入化。由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学业也大有长进,诗词歌赋无所不精,楷书、行书、隶书、镌刻无所不能,说话是出口成章。有一日,果缘和尚把夏山叫到跟前说道:“为师一身所学已经全部教给了你,希望你今日下山后,还要继续读书。现在国家腐败,民不聊生,外国欺凌中华民族,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将来学有所成后要为国出力,在社会上要多做善良之事,你要戒骄戒躁。”“山儿听从师父教诲,下山以后,准备随叔父夏默庵去岳麓书院读书,不知道何日再见到师父。”“有缘就会见到的。”

夏山见师父已经决定要他下山,只好挥泪告别师父和师兄师弟们。当他来到太阳山的半山腰时,望见善溪两旁的卢家祠堂和夏家祠堂闹一锅粥,夏山准备去瞧瞧。欲晓夏山探访两家祠堂会发生什么事?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