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历史传说故事:帝 师 黄 崇 光  

2010-07-22 22:2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历史传说故事:

帝  师  黄  崇  光

(一)

 巧扮秀才回故里,  坐争上席治贪官

清朝嘉庆年间,安化县一都乡三进士之一的黄崇光性格耿直,官拜翰林院编修,钦定太子太傅。为官清廉,道光皇帝和两江总督陶澍都是他的学生。有一年,黄崇光奏请皇帝,要回乡祭祖。

黄崇光准备启程的前一夜,心想每朝每代的官员衣锦还乡时,都是骑马坐轿,鸣锣开道,好不热闹,明日我要反其道而行。

有一日,宝庆府张灯结彩,鼓乐喧天,钱知府大摆筵席,庆祝六十大寿,门前车水马龙,人来客往。钱知府在任已有两年,当地人称“钱扒皮,”平时舞文弄墨,假爱风雅。这一次借祝寿,搜刮民脂民膏,还在堂屋中摆上八仙桌,要当地文人写诗词作寿联,为他歌功颂德。正当文人们写得热火朝天时,只见一个醉醺醺的穷秀才,肩背褡裢,跌跌撞撞而来,大喊大叫:“你们这算什么狗屁寿字。”“哪里来的疯子,赶出去。”“哈哈,就是疯,我写的也比你们的好。”“你如果能写好,今天就请你在这里吃饭,打发银子一两,如不能写好,要你受一顿皮肉之苦。”穷秀才东倒西歪的迈着醉步来到八仙桌前,扒开桌子上的笔墨,铺好红纸,从随身的褡裢袋里取出御赐的笔墨,在红纸上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倒着的寿字,知府不禁怒从心起,两眼喷火:“大胆的狂生,你倒写寿字,是咒老夫吗?”“呵呵,不要急,把纸倒过来,不就正了吗?”知府见寿字确实写的好,息了怒火,请他入席吃饭,他就是黄崇光。

 黄崇光大摇大摆走到上席坐下,都管先生见他不知礼数,皮笑肉不笑地说 道:“你这穷酸,大人留你吃饭,算你有福气,你还不知羞耻地坐着贵宾席,你一生坐过几回上席吗?”穷秀才微微而笑说:“我只坐过三次半。”“你说说看。”“第一次,我做新郎时,岳父家请我坐了一次上席。”堂屋中轰然响起讥笑声:“好个狂生,这是人之常情,算不了什么,也拿来显摆。”都管怒喝道:“还有两次半呢?”“不要急哟,你们要定好神,以免吓破你们的胆。”“快说,少啰嗦。”“第二次是嘉庆皇帝钦定我为太子太傅,请我坐了一次上席。第三次,道光登基为帝,我为帝师,皇上请我坐了上席。今天我黄崇光为知府祝寿,只算是半次,哈哈。”堂屋中立即响起一片跪头的声音,钱知府吓得脸色苍白,磕头如捣蒜:“不知黄大人驾到,小人该死,小人该死。”黄崇光脸色一正,大喝一声:“大胆的贪官,老夫回京奏请皇上,免你的官职。”

 说来也巧,黄崇光后来也当上了宝庆府教谕。

 (二)

才高八斗直性格,       学富五车是栋梁。

嘉庆帝驾崩,道光登基,他想做一代明君,提倡勤俭节约治国,甚至以身作则,上朝理事都穿着打补丁的皇袍。可是道光皇帝到了晚年却一反常态,大兴土木,从湖南、海南运来珍稀的金丝楠木,从山东运来烧制的精砖,为自己兴建豪华的陵寝。黄崇光冒天下大不敬之罪而进谏说:“皇上,现在虽然国泰民安,但是您准备花几百万两白银修建陵墓,国库将会空虚,国力也随之衰退。为了保我大清江山永固,延续康乾盛世,百姓安居乐业,请陛下三思。”百官也跪下附和着说:“请陛下三思。”道光皇帝龙颜大怒:“朕勤勤俭节约半辈子,到死也要节俭吗?江山是朕的江山,社稷是朕的社稷,你们谁还要多言,哼,休怪我无情。”说完后,叫太监拿来天子剑,悬挂于朝堂之上,百官吓得再也不敢多言相劝,可黄崇光脸不改色继续奏曰:“皇上不听老臣忠言,江山难保,请陛下准许我告老还乡。”“看在你多年教导朕的份上,免你一死,你滚回老家。”慕陵修建达十多年之久,前后花费白银240万两,道光皇帝死后,果然国力衰退,民不聊生,天下从此不太平。

黄崇光虽然为帝皇之师,但是他为官清正,所得俸禄,除了养家糊口外,剩余的捐献给家乡办学,家中也无田产。同朝为官的陶澍,见恩师被皇帝打发回乡,身无半文,心中隐隐作痛,决定把自己在湖南桃花江畔的一份田产给他老人家过生活。

黄崇光来到山青水秀,土地肥沃的桃花江畔,非常高兴,开始过着“种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可是该他有一番磨难。到此地后的这一年,天降大旱,当地人欺侮他是外乡人,不允许他引水抗旱,颗粒无收。第二年,是个丰收年,到稻谷成熟时,桃江佬把黄崇光的稻谷偷割了。唉,“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一代帝师只好做小生意——担淡干鱼卖。

有一天早晨,黄崇光没吃早饭,担着淡干鱼来到了常德府的黄土店,正遇大雨,他避雨在一户姓肖的人家,只见男主人,总是一边望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一边自言自语:“邓先生恐怕今天不能来了,不能来了。”黄崇光忍不住问道:“老板,找邓先生有什么事?”“我想请他写香火,文房四宝都准备好哒,天降大雨,河水涨了,恐怕不能来了。”“老板,我可以为你写。”“你行吗?”老板见他是个担鱼客,将信将凝。“我如果不能写好,这些淡干鱼都给你,如果能写好,你招待一餐早饭。”“好!请先生。”只见黄崇光挽了挽衣袖,来到堂屋中的八仙桌前,拿笔在手,到砚池中吸饱墨后,笔走龙蛇,“天地君亲师位”六个大字,一挥而就。

写完香火,吃过早饭,雨也停了,黄崇光辞别老板,担着淡干鱼悠然而去。可是出了怪事,天黑的时候,肖老板堂屋中金光闪闪,而邻居们却看到他的房屋顶上瑞气腾腾,霞光万道,天天晚上如此。当地有个儒老拄着拐杖来到堂屋中,好奇地把黄崇光写的香火看了又看,发现左下角有一行蝇头小楷:“安化黄崇光。”儒老哈哈大笑而说:“难怪有如此灵气,原来是当今圣上的师父——安化的黄翰林为你写的,恭喜肖老板有福气,你从今以后将会子孙发达,财源广进。”果然,三年后,肖老板成了当地的首富。

道光二十三年,二江总督陶澍从南京回安化探亲,准备到桃花江看恩师,过洞庭入资江,下了官船,坐着四抬大轿,鸣锣开道浩浩荡荡向桃花江而来。突然官轿停止不前,并且前面吵吵闹闹,陶澍问手下:“发生了什么事?”“大人,前面有一个老翁坐在路中央,吸着旱烟,翘起二郎腿,还大喊:‘陶澍儿来见我。’大人怎么办?”陶澍立即下轿,一边吩咐手下不要对老翁无礼,一边自己整了整衣帽,来到老翁跟前双膝跪地而称:“恩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当地老百姓目瞪口呆,议论纷纷:“当今圣上跟前的红人、二江总督陶大人都要向他下跪,真是‘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这个安化佬真不简单,今天还听说他还是当今皇上的师父呢。”

从此,桃花江畔的人,再也不敢欺侮黄崇光了,他在那里过着平安的田园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