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yangweny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梅山蛮。曾出版《太阳魂》、《二都传说》。现任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安化县梅山文化研究协会会员、安化太阳文艺社社长(兼羊角塘义工队队长)、梅山诗社理事(兼羊角塘镇诗组组长)、策划和主编《太阳文艺》、《太阳山寺寺志》。 父老乡亲、《益阳日报》记者称我为“乡里怪才”、 《品读安化》作家称我为“乡贤”,其实我并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挖掘整理传统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开发、志愿者服务出了一点力而已。创建了太阳文艺社和文化志愿者协会,请各界朋友多多支持,共同携起手来为社会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母 亲  

2010-05-27 19:0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城野鹤

我怀着一颗对父母感恩的心写了这篇《母亲》,送给天下勤劳而有责任感的父母,祝福他们身体健康,心情愉快!——题记

 我每次回家,看见母亲的头上又添一缕白发,我的内心也不由得又添一份悲伤,儿时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现在已湿润的眼前。

记得我三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天下着瓢泼大雨,我病了,发着高烧,父亲没在家,母亲急得打着伞,抱着我往离家有三十余里路的乡医院跑,走到半路上时,突然一个惊雷把母亲吓得跌坐到了地上,可手还是紧紧的抱着我在胸前,我仿佛见母亲的眼里闪着泪花,那时母亲也毕竟只有二十来岁,当到医院里时,我已经高烧的不省人事了,医生对母亲说,只要还迟来半个小时,孩子没有救了。

那时,正是上个世纪吃大锅饭的七八十年代,父母靠在生产队做十分工养活一家人。在农闲时,父亲才可以出桃源挑脚(当挑山工,运输货物),到常德割禾,赚一点零花钱。母亲便在家养猪,照顾祖父祖母,还有幼小的我们几兄妹。每到夜晚,当我睡一觉醒来时,总见母亲还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着鞋底或补着衣裳,还不时为我们兄妹盖一下被子,那如刀砧板的双手,拉被子时还沙沙的作响。

我十二岁时,也就田产责任制到户,父母种着四五亩责任田,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我要到离家十公里远的乡中学读初中,母亲不放心,每个星期日总是要送我走五六里的山路,一边送我,一边嘱咐我:“崽伢子,你要每天夜里要盖好被子,不要挂心家里。娘在家里养好鸡鸭、养好猪,你在外要读好书。到时你有出息,娘也就放心。”我似懂非懂,为什么只有养好鸡鸭、养好猪,我才能读书呢。过五年后,才理解母亲的话,那时,没有改革开放,每个家庭的主要的经济来源靠养猪养鸡鸭。我们羊角塘人还有个优良传统,就是穷得卖鸡母鸭蛋,也要送儿女读书成才。

“崽伢子,吃早饭了。”母亲的叫声,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日期,正好今天是母亲节。吃过饭后,我给母亲筛了一碗茶,拉着她坐下来,说道:“娘,今天的家务事我来做,您休息一下吧。今天是母亲节,我还给您作了一首诗,庆祝您节日快乐!”我清了清嗓子,给母亲作起诗来:

为了生活为了事业浪迹天涯孤独的日子情不自禁地涌出了思母的泪痕原创散文:母 亲 - 乡里怪才 - taiyangwenyi的博客母亲您用十月怀胎的艰辛换来了我充满希望的黎明您用甘甜的乳汁激活了我的灵魂母亲远在他乡的我眼前总是浮现您为了儿女为了家庭操劳得脸黄肌瘦的身影可您那写满沧桑的眼睛望着健康成长的孩子总是笑得那样开心

当我念完诗时,母亲微笑的脸上,滑下了两行泪水,凝望着远方的田野。或许她在回忆着从前,或许她沉浸在我的诗境里。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